“文明的冲突”既是谎言又是真理,“信仰自由”是一个纯粹的谎言[已扎口]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31日
       “文明的冲突”既是谎言也是真理, “信仰自由”是纯粹的谎言。全球金融海啸和经济危机爆发的想法再次成为讨论的话题。然而, 所有的理论家都没有摆脱二元思维,

从而严重误解和歪曲了亨廷顿的这种预言思想。作者认为, 亨廷顿关于“文明冲突”的思想既是谎言又是真理, 是谎言和真理的统一。而写入《联合国宪章》的所谓“信仰自由”, 几乎已成为民众共识, 是赤裸裸的谎言, 带有很强的欺骗性。这个问题说来话长。 1、社会是人类应对自然灾害的本能选择, 有意识地制造灾害具有毁灭和否定生命存在的效果。灾难本源源于自然环境, 人是在与自然环境的长期斗争中逐渐成长起来的。避灾是人的本能, 也是所有生命的本能。这种本能在人有了自我意识之后就变成了有意识的行为。
       社会是人类为了战胜自然灾害而做出的自然本能的选择和创造。这种本能逐渐成为人类进一步发展的自觉设计。在一个有意识设计的社会中, 人类克服和躲避自然灾害的能力大大增强, 自然灾害对人类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人类真正走出了自然。意外: 你可以走出大自然的狼窝, 进入社会的虎窝。与自然灾害相比, 社会灾害更为严重。 2、价值体系和信仰体系是人类应对社会灾难的有意识的设计和创造。一切社会灾难都是人自身软弱、生活范围狭窄、生活方式不健康、不健康的结果。而这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以及与之相伴的价值观, 即信仰体系或教义等, 正是人们在克服和逃避社会灾难的过程中, 有意识地设计和创造出来的。
       因为, 一旦社会灾难被体验为事实, 它就会变成一种有意识的意识。换言之, 逃避社会灾难的自觉意识已经进入人们的心理和精神生活。而人们的心理和精神生活则受制于“俄狄浦斯情结”(愿意停止但不能停止), 这是弗洛伊德之后的心理学理论, 也是大众的常识。也就是说, 从那时起, 人类就与对社会灾难的强烈恐惧形成了不解之缘——人们越想摆脱和远离, 就越会永远追随自己, 形影不离。
       并且人不能长时间处于恐惧(心理、精神)中, 否则, 人的精神就会崩溃, 身体就会不复存在。为了克服和摆脱这种心理和精神上的恐惧, 人们必须找到强大的精神力量来支持和支持自己。毫无疑问, 这样的精神力量只能是一种自我辩护的价值体系或信仰体系。所有的信仰体系和价值观该系统是有意识地设计和创建的, 以支持、支持、维护和保护人们的心理和精神健康与安全。因此, 所有的信仰体系和价值体系都具有保护人们免受心理和精神伤害的作用和作用。 3.价值体系和信仰体系是文明的核心概念。这种与特定民族国家生活方式密切相关的信仰体系或价值体系一旦被创造出来, 就具有相对稳定的特征, 并逐渐成为一种具有悠久历史的特殊“文明”的核心思想和传统, 例如轴心时代的文明。这种文明是一个民族国家精神生活的源泉和意识形态。它为这个民族国家的人民塑造和构成了牢固、不可侵犯的心理和精神结构, 保护着人民的心理和精神健康与安全。 4、“文明冲突”既是谎言, 也是事实。但是, 因为所有的信仰体系和价值体系都是建立在一定的生活方式之上的, 而人们的生活方式又千差万别, 它不同于特定的地域。地理环境与风土人情、生活风俗习惯、文化传统、生产力发展水平密不可分。因此, 所有的信仰体系和价值体系都必须非常不同;又因为生活在一定地区(民族, 不同国家的人们的生活方式大致相同, 所以形成了主要由不同地区的民族国家形成的信仰体系和价值体系。如果各个民族——国家不相互交流, 那么信仰体系和价值体系就会和谐相处。是的。
       然而, 人类发展的历史证明, 为了争夺有限的生活资料, 民族和国家之间的战争和交流贯穿了整个人类历史。这样一来, 信仰体系和价值体系之间的碰撞和冲突就在所难免。正是在这个现实世界的霸权中, 形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一些普遍(包容)的信仰体系和价值体系。因此, 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亨廷顿所谓的“文明冲突”, 实际上是基于民族国家的实际利益冲突。换言之, “文明冲突”掩盖了不同民族国家不可调和的现实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说,

亨廷顿声称未来世界的主要冲突是文明之间的冲突是一个谎言。但是, 因为所有基于特定生活方式的“文明”都是相对稳定的, 所以接受这种“文明”的人是踏实的, 是“心安理得”的。所以,

如果这个“文明”被打破, 那么失去的不仅仅是“文明”本身, 最可怕的是, 与这个“文明”相连的人的“精神世界”也会被打破。 . .人的“精神世界”不能破碎——“精神世界”的破碎意味着人精神分裂, 也就是人变成了精神病。因此, 为了维护人们精神世界的统一和完整, 坚决反对其他“文明”的入侵是人们的必然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 亨廷顿所说的“文明冲突”就是真理。综上所述, 可以看出“文明的冲突”既是这是谎言和真理, 谎言和真理的统一。 5、“信仰自由”的说法纯属谎言。从以上讨论不难看出, 价值体系和信仰体系既然与某种生活方式相关联, 它们之间就形成了相互关系。支持和需要的内在结构, 因此, 一个崩溃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另一个崩溃。也就是说, 如果一个价值体系或信仰体系崩溃了, 那么相应的生活方式就会崩溃;相反, 如果一种特定的生活方式崩溃了, 那么相应的生活方式也会崩溃。价值体系或信仰体系无法生存。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主要表现为“文明冲突”的世界冲突的内在逻辑。这充分说明,

写入《联合国宪章》几乎已成为共识的所谓“信仰自由”是赤裸裸的谎言, 带有很强的欺骗色彩。 6、全球化时代需要全新的价值体系和信仰体系。在全球化时代, 人类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由传统向现代转变。因此, 结论应该很明确, 人类需要一种全新的、异于并超越传统、属于某个区域民族国家的价值体系或信仰体系来适应和匹配这种全新的方式。生活, 以安定“失去精神家园”的人类不安的灵魂。这其实就是人们常说的所谓“普世价值”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人类是否有能力创造这种称为“普世价值”的新价值体系或信仰体系? 2009 年 1 月 28 日